靜靜的生活

關於部落格
我在最美的地方,過著靜靜的生活。

  • 125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妄言讀者:《幽冥的火》

我想用夢枕貘小說中的「夢雪蝶」意象,來呈現作為一名讀者,對《幽冥的火》中獨特敘述模式之探索。《幽冥的火》中的死亡情節,象徵作者與讀者之間的生死關係。

 無論你是精英字塔頂端的優秀讀者,或是浮沉沉於世間海的普通讀者,在作者眼裡皆為妄言讀者,每一個人都是妄想的主體,作者是,讀者是。幽冥象徵作者繆思的所沉澱之境,一如我的「水中央」,旁人無法靠近,它像地獄苦煉詩人的文字語言,詩人在幽冥中燃起熊熊火焰,目的在燃燒自身。

 讀者則不擇手段,費盡千方百計欲竊取幽冥的火,竊取世上最美麗的火焰與蝴蝶,讓火焰照亮每一個妄想主體,點亮每位讀者的人間現世;從幽冥翩翩飛來的蝴蝶,此意象在夢枕貘《彈貓老人歐魯歐拉內》中有著豐富美麗的飛態。

 <亮光中的夢雪蝶>:夢雪蝶不是世界上的蝴蝶,是「那邊」的蝴蝶,每隔十年會飛越幽冥與人間的界限,奮力飛向嚴冬上的高地產卵。牠最美麗的形象是「薄冰翅膀」,夢雪蝶的翅膀缺少薄膜,而只有翅脈作為古架,少了肉膜的蝶無法飛行:

牠們怎麼飛?就是在翅膀骨架之間,用自己的體液張貼一層很薄的水膜,再讓水膜結冰……因此牠們是用冰翅飛。而且啊,這薄冰有彈力。所以才在冬天,而且是夜晚來。(79)

讀者竊取幽明之火,追蹤詩人心跡,恰似夢雪蝶展開冰翅,由無到有,夢雪蝶邊飛邊交配,讀者邊閱讀邊與詩人神交,夢雪蝶在天亮前產卵隨後死去,完成人間業之後因陽光的熱度使冰翅溶化,重回幽冥,詩人功成身退,而讀者沉浸於自己的妄言之中,闔上書本,告別了作者。


納博科夫在小說中,以金波特的妄言形象,以「評註」暗殺了詩人謝德之「詩」,全書的「詩」部分,清清淡淡如雪中之景,而「評注」部分卻以橫征暴斂的思想及語言,塑造了更為鮮明的狂妄人物金博士,從後設敘事觀之,納博科夫只是呈現了所謂「作者已死」的普遍文學概念。

 不過納博科夫精心設計的這場迷宮,仍舊讓我們努力研之鑽之鑿之,並妄言之。當我們脫岀幽冥,開始大膽高飛,就像金波特的評註殺死詩人。雖然納博科夫已於1977逝世於瑞士,夢雪蝶隱身幽冥,2008某天開始,我也努力振翅往寒冬中的高地飛行。

當我邊寫著這篇<妄言讀者>,已在心中的水中央,燃燒屬於我之幽冥的火,因為我是我的作者,妄言的作者。

 我認為幽冥的火,講得是敘述的真理,作者與讀者循環式的生命動態。納博科夫身為哪些作家的讀者,促使他竊取了作家的幽冥之火而寫了《幽冥之火》,從讀者搖身為作者?至於《幽冥的火》究竟想講什麼?得問問作者-納博科夫了。

講完身為讀者該講的話,也許妄言讀者的存在,說不定納博科夫認為「妄言」是優秀讀者最應該盡的義務呢!啊!說不定,說不定,一切皆妄!

晨到此為止,還得繼續虛構截至目前人生中最大部最厚實的「妄言書」-碩論。果真是萬言書,妄言書,深深有感啊!我親愛的納博科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