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最美的地方,過著靜靜的生活。

  • 125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菸灰燙上我的唇



菸灰燙上我的唇

不准抽煙。這最後通牒下了不知幾回。
雖然強制你不能碰觸一根解放生命的火很殘忍。

但是,跨年的那個晚上,我卻一反自己的原則,狠狠扯下封條,點了一根煙來抽。不由自主的笑了,標準的雙重標準,不准別人做,自己卻無恥地大肆大為,笑得快意。

出奇地,歡愉的地下社會並未將我攫住,在年終的前幾分鐘,竟然可以平靜地向朋友道別而不帶任何微醺走向街上,在徒步中細數一個時間之獸正緩緩地停止呼吸的每一秒,我在濕潤的黑暗巷弄中聆聽牠微弱的衰竭而沒有大慟僅有一絲感傷,細雨飄掉臉上,感傷比往年還輕,還柔,這是好事嗎?
不禁懷疑是否心智上倒退到少女時期對未來仍滿懷期待,而沒有三十歲女人的傷春悲秋,嘆嘆紅顏將老。
 
那獸已死,而新獸即將誕生。趁著黎明離開台北,回到台中後就病了。
當病意萌生之初,我來到了南投的龍鳳峽谷尋求峭壁流漫出的茶霧滋養。
腳下是雲,那是雲中君的住所,翩然來此,喝著茶眺望對面的玉山主峰。
茶,在翠葉散開間漾著春潤,牆上的字畫也因霧潤而受潮了。
啜一口,齒清體潤,內裡彷彿蟄著一頭幼獸。
 
帶著身體裡的幼獸,下了山,回了台北。
第一個晚上就失眠了。
 
新年的第一個上班日早晨,
風塵僕僕地騎著心情125行在濕滑的柏油路上,臉上感覺到沾了什麼莫名的東西,以為是雨水而不以為意。
紅燈停下,恰巧左邊一輛公車借著了反光的大巴士車身一照,
原來是一圈菸灰飛燙上了我的唇。
 
它已經失去了溫度附在我唇上有點濕而微冷。
 
 
我笑笑地擦拭乾淨來自新春清晨的禮物,想,大概是跨年夜偷抽一根菸的報應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