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最美的地方,過著靜靜的生活。

  • 125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果然有話>空洞化的防災戰爭(張大春)



防颱這件事即是如此。我們現在已經有了層級很高的衙門─「中央災害應變中心」,一旦颱風來襲,媒體也會監督上起總統、下迄縣市長有沒有穿上長統雨鞋到風雨交加的土石流現場「勘災」。彷彿首長們只要不在國外參訪度假,一旦「坐鎮」了各級防颱指揮中心,看人挑擔、罵人不吃力,也就算盡了義務,之後便等雨歇風住了。我這樣說,不是指責他們沒有不眠不休地苦幹,而是他們僅靠一時之不眠不休來掩飾平時的不聞不問。
這一回莫拉克颱風侵台,帶來史上最大雨量,形成五十年來最大災情。馬英九循例巡視的時候說了甚麼呢?「氣象局、水利署等單位應就這次颱風災情檢討。」對於水利署所屬工程發生14名包商工人在高雄縣桃源鄉遭大水沖走,馬英九發表的意見是:「水利署應本於專業給包商建議。」以及「看了這則新聞,心裡非常難過。」 
 

 

總統巡視荒腔走板

他的諸般「指示」之中尚有荒謬無知者:「這次氣象局不斷上修雨量,為什麼沒有辦法在發布颱風警報時就精準預測雨量?」當氣象局官員就事實說明:目前國外也沒有辦法精準預測雨量,台灣在這方面的科技能力本來就比較弱,只能用監測的方式,逐步提升雨量預測。馬英九仍咬著尾巴打轉地說空話:「希望氣象局與相關單位能從自己的經驗,歸納出未來預測的依據。」

非僅此也,馬英九荒腔走板的垂詢還包括(問水利署):「這次淹水是天災還是防災治水有不足?」水利署官員的答覆想當然耳還是老掉牙的那一套:「這次颱風的雨量因超過200年洪水頻率,很多地區還是會淹水。」是的,去年、前年、大前年……多年來哪一年我們沒聽過「超過X百年洪水頻率」的陳腔濫調呢?可是在天災彰顯人禍這一點上,總統帶頭遁離應該面對的政務失能,竟然還要半推半就於「天亡我,非戰之罪」,殊不復憶:去年辛樂克颱風沖走了塔羅溪畔的廬山溫泉旅館,當局不是承諾過要對建築在行水區的溫泉旅館作全面的監控和檢查嗎?當時就有專家預測:下一個出事的溫泉鄉會是知本。言猶在耳,大水已經又沖倒了知本溫泉區六層樓高的金帥飯店。

防汛、抗颱、救災諸事「等同作戰」這話長久以來被視為一種譬喻性的修辭,可是年年目睹國人沉於洪、浮於水、凍餒於風雨的政府首長們不該只有人前墮淚的表演,不該只會要求媒體和大眾給第一線救災的鬥士們打氣而順便市恩,不該只能聲言檢討而後靜待事過境遷,真要「等同作戰」就得拿出面對戰爭的謀略和戰術。

8月9號的《紐約時報》刊出John.M. Broder的專文〈視氣候變遷為美國安全威脅〉 一文,將全球氣候變遷視同未來數十年美國重大的國防安全問題。美國也將由軍事情報部門主導,展開針對極端氣候(如洪水、乾旱、物種大規模遷徙和流行性疾病等)的廣泛調查及其因應作為之研究。這是貨真價實的長期抗戰,要用知識、用組織、用遠見──馬英九讀得懂英文,該看看這篇文章,再想想原本不該沉淪於濁浪污泥中的人民。
 

 

 

作者為作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