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最美的地方,過著靜靜的生活。

  • 125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洪荒

<洪荒> 斗室。教授。冷氣。豪雨。霉氣。 腦袋。學生。冷感。淹水。屍香。 I 你別再一廂情願。我無力接受。提著腦袋筆直走進灰暗的斗室。聽到你聲如洪鐘,是的,我聽到了。而我卻看到你陰暗潮濕的腦葉縐褶間隙,卡著腐味的銅鏽。儘管你的聲音明亮如神蹟。 得走了,不會請求原諒。必須再次遺棄你於講台荒原之上,讓滿山的回聲在曠野裡傳道授業。而我帶著未解的惑囊離開,找一株大樹尋求靈氣,好枕以暇底攤開白紙操筆弄風,修成菩提正覺。寫一封信也好。 II 真的得走了,雖然每次在心底真誠告別,卻總是一溜煙,留個空位寥落。得走了,腦袋水門快滿溢的水,高已及眉。恐怕在踏出教室警戒線之前,喊著洩洪的擴音器就要扯裂喉頭,嚴重警告下游居民快速疏散,以喪家犬的姿態倉皇底容忍一名乖張學生之不耐。 下游的戀人,居在柔情的心水邊,唱著水上組曲的漾譜漣漣。我提醒你,快逃,爬上一棵樹也好,你的情人再次警告-難水,即刻流下,她不會如我對你好。你心底預感難道有驚天地動勢將發生?潰堤嗎?你耳朵正搔癢。(不是「潰堤」,「潰堤」是女人恆牽連著「崩潰」的不公平語詞對待,你愛的人不是那樣的女人。) III 啊!就這樣糊裡喳巴的獻祭于河神,化成一篤漂流木半乾半濕回到戀人門前。可你仍在樹上焦急張望,多悲哀!你的戀人不是獻祭給你,待潮水退去,你仍會為我收屍斂容,吻我散亂的眉髮嗎? 據說,你開始在河邊撿著鵝卵石。只有一只瓶子,你想盡法子填滿瓶中的空隙,先裝鵝卵石還是沙子?據說,有人常常見到你滿臉愁苦,為此將瓶中的石頭與沙子一次次倒掉,又一次又一次苦惱,永遠步伐蹣跚,在河邊撿拾著鵝卵石,為一只填不滿的瓶子。 不過是隻瓶。即使,聰明如你,找到心中最愛的那顆石頭,終非我靈魂中,閃著黃色色澤的鵝卵。 (圖/陳培澤鵝卵石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