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最美的地方,過著靜靜的生活。

  • 126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行過內灣-『戀戀風塵』

<行過內灣-『戀戀風塵』> 匆忙允諾內灣之旅,一早的火車,臨晨前夕才在google白列key上「內灣」二字。約在網頁中段,發現「內灣」與「戀戀風塵」、「侯孝賢」扯上關係,原來內灣因這部片而聞名,想當然爾,山城,連綿不絕的階梯,鐵道,侯導電影裡的必備元素,內灣一項不缺;更妙的是這片子就躺在檯燈旁,未拆封,一時在螢幕前訝異,『戀戀風塵』即在手邊,原來,我擁有明晨的風景可預習。然而,是夜,瞌睡蟲太過無理取鬧,塑膠膜只拆了一半,便呼呼大睡去了。『戀戀風塵』,待我從內灣回來,再複習吧!瞬時,預習本變成複習本。旅行,未可知的充滿驚奇。 山城,連綿不絕的階梯,鐵道。在來到內灣之後,才見識到的侯式鏡頭。先在內灣演了一齣電影,回來,再看戲,戲裡微妙底,有了我的足跡。 吃的信仰 出了老車站,內灣就像大部分的老街一樣滿街吃食,尤其客家菜香噴四溢,從蒸籠縫隙竄出陣陣白煙撩人味蕾。內灣的「菜包」與眾不同,其實就是偶爾在台北騎樓下可瞥的「粿」,不過這裡不同於都市蒸出的冷冰冰滋味,而是沾著溼熱水氣,「菜包」外皮有白、綠、紫三色內包筍絲、艾草、蘿蔔絲三種口味,顆顆飽滿滑潤,咬起來有黏性卻不沾牙,適合不喜甜食但又喜歡麻糬QQ嚼勁的美食家。「粿」在客家語境中變身「菜包」,到我這老饕嘴裡又成了「鹹麻糬」,適合冬天開暖胃。 沿路的香腸攤頗令人反感,倒是以野薑花為食材的小吃及飲料讓人嘖嘖稱奇。炸,最輕鬆好賣小販烹調方式,怎麼炸怎麼好吃,但卻也平平淡淡,炸杏包菇怎麼在夜市崛起,炸野薑花就怎麼崛起成為此地第一紅牌,酥酥脆脆除卻獨特的香氣,此家藝旦與彼家無啥分別,當家家都有野花飄香時,我選擇退守荷包,寧願記憶水邊野薑的清甜。野花還是野的香。 老街對遊客來說,似乎像是一條飢餓的腸子,沿路吃,走到底,帶著飽漲的腸子走上月台等著長長火車把人送走,送走人的火車也像一條腸子,把精神飢餓的都市人成批送來,逛街懷舊買買記憶。而火車也塞得飽飽的,心滿意足離開,再度前往匱乏的人生。這是為什麼我們旅遊。 老k說中國人對吃是一種信仰,像儀式。我們拜拜、辦流水席、請好兄弟、作尾牙,唯有這些時候我們打破階級、陰陽兩界、上司屬下之別一道分享,重新分配資源。「吃飽沒?」中國人打招呼的方式,不是真問你吃飽沒,吃已成為儀式象徵,我們都信仰祂,以不同的方式。忘了自何時起,漸漸不悉心精挑予情人禮物,而以食物取悅對方,離家在外,則代以異地特產新奇古怪取悅家人,於是節慶紀念日糟糕底簡化成蛋糕與便飯。有時反省自己是不是缺乏心意,而最終給的答案不也是大家開心就好。幸好,活在漢人社會。 「吃飽沒?」洩漏漢族是支長久以來飽受飢餓民族的秘密。『戀戀風塵』中有個男孩被李天祿爺爺臭罵不顧弟妹營養,吃飯時他把菜湯上的浮油統統撈到自己的碗中,以迅雷不及掩爾的速度拌飯扒了;浮油,在現代情境中與「倒掉」緊密結合,怎麼也無法想像那層厚厚的脂肪應該被喝進肚裡。男孩竟還偷吃味精、牙膏,那胃是怎樣的匱乏飢餓呢?跟我們搭火車來的腸胃狀況一不一樣?愛吃阿丁終於被母親厲聲追打,連胃散也偷吃下肚了。 偷渡客 男主角阿遠離開內灣上金門前線當兵,有一幕,侯導處理的極好,顛覆一般國共對峙的鏡頭。一對夫妻攜女兒與老父投奔「自由中國」,營上兄弟戰戰兢兢,陣仗桌勢排開讓人誤以為咱們國軍弟兄預備好好嚴刑審問「匪諜」,沒想到連長笑臉迎人噓寒問暖,一盤盤好菜成堆饅頭推至「匪諜」面前熱情招待。(還是以吃表達善意) 對於孤島上的年輕軍人而言,家是永遠的鄉愁,而國呢?想不了那麼多。一家子偷渡客有如探訪懇親的家人,阿兵哥對待難得的外來者,有如辦喜事般熱情設宴,與他們親切的話家常。遣返料羅灣難民收容所的那天,每一個人都送出自己心愛的東西,阿遠把父親給的打火機送給偷渡客,心裡同時想著,離家時父親送他打火機的心情。親情,不斷轉手,偷渡。 偷偷來到內灣玩耍,飢餓底來,飽足回去,偷偷跳上柴車,離開。偷渡了什麼?回來看戲才知道。 附錄 圖為戀戀風塵劇照 片  名:戀戀風塵 導 演:侯孝賢 演 員:辛樹芬、王晶文、李天祿、林陽、陳淑芳 得獎紀錄:曾獲1987年法國南特影展最佳攝影獎,最佳音樂獎 劇情簡介:阿雲(辛樹芬飾)與阿遠(王晶文飾)是十份附近山城的一對小情侶,他們倆青梅竹馬,所有人都認定他們將會結婚,兩人初中畢業後,先後離鄉背井到台北謀生…,在阿遠入伍當兵後,阿雲竟嫁給每天幫他們倆送情書的人…. (資料來源:公視經典電影院 http://www.pts.org.tw/~prgweb1/masterpiece/Taiwan%20New/taiwan_09.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