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最美的地方,過著靜靜的生活。

  • 126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上本﹞錯置以後:「花田錯」與「牡丹亭」

(圖/邵氏電影「花田錯」劇照,導演嚴俊,胡金銓編劇,1962年首映/來源:古典美人樂蒂網頁﹝上本﹞錯置以後:「花田錯」與「牡丹亭 12月中連三天在國家劇院裡欣賞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小生比旦演得出色,是一奇,表情靈巧多變,細膩深琢,不過杜娘「遇母」一段也演得真情流露,淚光泛泛。大陸觀眾聽聞兩位演員皆已婚,氣得跳腳直呼不可不可,台灣觀眾沒那麼瘋狂,是戲迷比較理智還是消息被封鎖?不過,感慨應該還是有的。 聖誕假期在家閒來無事,搶鮮看了優質男孩王力宏的主打MV「花田錯」,MV情節十分眼熟,活脫脫如牡丹亭的翻版,杜麗娘與柳夢梅竟然出現在京劇「花田錯」的橋段中?納悶是導演有意「錯置」?還是京劇「花田錯」與崑曲「牡丹亭」人物情節相似?造成我的「錯」覺。 京劇「花田錯」源出《水滸》第五回「小霸王醉入銷金帳.花和尚大鬧桃花村」,落拓書生卞濟賣畫為生,與官家小姐劉月英邂逅花田,但小霸王周通從中阻撓,引發一連串危機。後來的戲劇、電影常改拍這段故事,而多以浪漫喜劇來處理,例如六、七年級都不陌生的「花田喜事」,演員有吳君如和吳孟達,說它是搞笑片比較貼切。實在很難聯想,王力宏「花田錯」唯美的歌詞和MV會與搞笑片沾上親戚關係。 MV「花田錯」除了人物扮相與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相似外,MV最後,王力宏撿起捲軸,攤開美人圖,與「牡丹亭」的「拾畫」一齣暗生款曲,王力宏穿越時空與旦緊緊相擁,柳夢梅則拾畫睹人,對著畫聲聲呼喚,穿越生死幽冥,讓杜麗娘死也不能心安。種種類似與巧合,如何解釋? 「錯置」不是錯,是為美。如果白先勇告MV導演剽竊,那湯顯祖可得從墓中爬出,不僅穿越陰陽,還得克服時空條件,向高等法院按鈴申告白先勇侵占「牡丹亭」的智慧財產權。為了美,藝術家不得不低頭,也是一種苦衷。 不如將錯就錯,在「花田」裡「錯」演一場「牡丹亭」。在她鄉,上一齣我導的戲。 「驚夢」 「花田裡犯了錯,說好破曉前忘掉,擁抱變成了煎熬。犯錯像迷戀鏡花水月的無聊,請原諒我多情的打擾。」(陳鎮川詞) 柳夢梅錯在錯踏杜麗娘夢中,讓女魂縈夢牽,他們沒有互約破曉前忘掉這段露水因緣,倒是柳郎贈杜娘柳枝一株,夢醒驚夢,已是情定與承諾。思女懷春,思念思至命喪黃泉,而柳這一步之錯,錯得華麗,但若請求「原諒我多情打擾」,這句話傷人太深,無怪杜娘化成幽冥女鬼也要愛,唯此一人,因他死,因他生。 死了,活了,都要愛。 「拾畫」 「醉,怎麼會喝醉,美,因為妳的美,愛,匆匆一瞥不過點綴,飛,看大雪紛飛,卻再也找不回,被白雪覆蓋那些青翠。當時空成為擁有妳唯一條件,我,又醉。」(陳鎮川詞) 妳我之間,薄薄的一張紙,是無法穿越的厚度。紙上的人兒,似白雪紛飛,嘴笑,眼流轉,愛在傳,紙畫是生死的距離。愛,還在傳。無主孤魂。 「幽媾」 「夜好深了,紙窗裡怎麼亮著,那不是徹夜等候,妳為我點的燭火,不過是一次邂逅,紅樓那一場夢。我的山水全部褪色,像被大雨洗過。」(陳鎮川詞) 第一次見面,夢中,碰觸你溫熱的春心活體。第二次重逢,已是生死契闊,你是人,我是鬼,紙窗下,等著我,把燭吹縐。 「杯中景色詭魅,我忘了我是誰,心情就像夜涼如水。手裡握著蝴蝶杯,單飛,不醉不歸。」(陳鎮川詞) 擁著妳,牆上隻影在搖,那是妳還是我?像隻單飛的蝶影在烈愛、正灼身。我該為妳飛向死?還是召喚妳,飛向永晝生。 這次,不再放了妳,懊悔錯身的痛。 (白先勇的青春「牡丹亭」http://www.bookzone.com.tw/event/ct001_003/index.asp)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