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最美的地方,過著靜靜的生活。

  • 126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走過最好的時光

1966戀愛夢- A time for love 1911自由夢- A time for freedom 2005青春夢- A time for youth 而不僅是場景美學置換了,談情說愛的模式也變了。 第一段撞球間的戀愛夢有愛無性,車站前雨中牽手終於開花結果,是含蓄,柏拉圖的最好時光。 第二段藝旦之家的自由夢,男女關係一開始便建立在肉體之上,雖然氛圍極美,女性的愁慘壓抑在琵琶聲中,幽咽難平底渴望自由。但作為日據時期倨傲知識份子的張震,可以出錢幫助別的藝旦脫離苦海,但是卻無法拉出自己的女人,因為新知識份子怎能納妾?大時代中的男女沒有機會決定自己戀愛的出路,舒淇在藝旦一角的處境令人堪憐,或許有人會大罵張震負心薄情,沒給舒淇一個交代,然而藝旦的悲哀在於,錯愛當時台灣「新知青」,他背負新台灣的使命,但如果沒有這批「新知青」的覺醒與後來的文化啟蒙運動,更多的台灣女性還在「妾」的陰影下蒙受其害呢! 最好的時光,對藝旦來說,也是最苦的時光吧。而嚮往自由夢的藝旦,不也象徵被割讓的台灣,等待被贖與,自由。一九一0的台灣,最好也最苦的時光。一面蓄辮,一邊鼓吹新思潮,多少煎熬與困惑,夾雜其中。 感情的純粹 儘管舒淇與張震三段夢式的戀愛,談得唯美抒情,每個時代所謂「純粹情感」的核心卻各顯身影。 1966戀愛夢一段,在電影時序進程中應該擺在第二段,但它出現在電影開頭,輕鬆、甜蜜又抒情,最好的時光如此這般,毋庸置疑。那是六、七○年代的台灣,屬於父母們,穿喇叭褲騎速可達的時光。 1911的則擺在第二段,聽不到演員對白,如彩色默片,並以大紅色調撐起視覺,沉重而華麗,華麗而無聲,安靜且失語的時代。侯孝賢仍然以不變的細膩處理類似「海上花」的繁華富麗,但自由夢以無聲再上一層,讓情節在漢文的字裡行間推進,情感在書信詩文中流洩綿延。但女性身體不自主,感情如何純粹?傷心也是必然。 2005青春夢,靖頹廢的造型、脖子上聳動的刀疤,為這段夢添上幾許死滅。性,直接底發生,愛,我們不確定他們中間有。唯一看得到的是你我熟悉的感情困境:劈腿與雙性。感情的純粹在這段夢裡還有嗎?如果有,那是什麼? 2005的對白,男女對話幾乎沒有重量。1911藝旦與新知青談論國家大事、納妾與知己,1966阿兵哥從高雄、嘉義、新營、虎尾一路尋找輾轉各縣市撞球間的秀美,沒有便利的手機與e-mail,他的追尋顯得特別純粹。1966痴心的張震令我感動不已,但是看到第二段1911夢終末了,藝旦含著眼淚質問張震怎能不顧她終身。我明白,那是張震欠舒淇的,欠了就要還,還給撞球小姐一個痴心絕對的阿兵哥。 2005的對白,男女對話幾乎沒有重量。我們的對話也許很普通,但不一定真的普通,而是不太有人在意。在無關緊要的時代,沒人在意的話題成為無趣,於是戀愛開始有無趣的危機。愛與性,來得太容易,所以無須驚訝去得也容易。如果要確定一種純粹,青春夢裡最聳動的話語是「對自我的告白」,靖擅長深深剖析自己,忠於早產兒、癲癇患者、漸漸失明的右眼,在這個時代,至少,還能證明自己對自己的純粹,也是一種美,在醜陋的生活週遭裡發現美,在殘缺的自我中肯定美。震為這樣的靖深深著迷,她,從不著清裝典雅風情、阿哥哥迷女裙,她,較像個人,集毀滅與生命於一身。 這是我們最好的時光-惡之華。唯一能掌握的純粹。戀愛,從忠於自己的純粹而發生,而純粹。 找不回的
撞球
基本上,侯孝賢這部電影不算好,至少並不十分感動我。唯一第一段的戀愛夢我比較喜歡。肯定它的原因不在於美好結局,或愜意甜蜜的懷舊格調。很個人的,勾起撞球檯上的回憶。那段最好時光。 大一未開學,宿舍生活無聊至極,常常六點一早準時等撞球間的門,練推桿、定桿,雖然一開始老是ㄘㄟˋ桿。那時,女子花式撞球正崛起,陳純真、柳信美…..已成為撞球「明星」,跟1966戀愛夢中「陪打」性質撞球檯侍女的地位截然不同,時間改變一切,不得不信。記得那陣子最在意的是「手感」、「球感」,而不是其他雜七雜八的情感。後來,伊凡塞斯加入敲桿的聲音,也因為撞球間,他成了我上大學後第一個熟稔的人,特別的朋友。 有時還會響起母球在綠桌毯上滾動的聲音,想念摩擦巧克的觸感,以及向別桌球友們借位架桿說的那聲:「借過」。 最好的時光,那時我的戀愛夢猶未開始作。 夢啟後,撞球間總被遺忘在某個角落。等待最後一顆NINE BALL。 IN,才是最好的。可惜荒廢後只能從頭來過。可誰也不保證,走過了,能再回去最好的時光。 走過,就走過了。 謹誌:婉均、伊凡塞斯、淑梅、小霸王學長、星帆學長…….等球友們。 (圖源/http://www.leximancer.net/archives/2005/04/nineball.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