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的生活

關於部落格
我在最美的地方,過著靜靜的生活。

  • 125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結構性悲劇

台灣百年奇案鬧得紛紛擾擾,喧喧鬧鬧,鐵道怪客是不是李雙全?隨著李的死亡更加撲朔迷離。 趁著冒雨的慾望未熄,晃到茉莉師大二手書店,民國76年《人間》20期被立起擺放,直挺挺地封面說道:「湯英伸回家了…」 1986.1,19歲的鄒族嘉義師專中輟生湯英伸,因受不了雇主壓榨憤而殺死雇主一家三口。雖經各界人士大力奔走,1987.5.15凌晨「監獄裡的模範生」還是死於槍下。 2005.10.19「白米炸彈客」楊儒門一審宣判七年六個月。 台灣百年奇案,不只這次的鐵道怪客。湯英伸和楊儒門倆人都認了罪,罪惡,並非單純是個人的,湯英伸案暴露原住民長期在傾斜的社會結構中,被予取予求;楊儒門案喚醒大眾對農民的重視,WTO的全球風險;我們都在結構當中,如何置身事外? 即使李雙全無法認罪,即使他不是鐵道怪客,這案子就過去了嗎?怎能置身事外?關乎生命,怎能? 「誰殺了李雙全?」把此案的核心導向另一條道路。 司法殺人?媒體亂報料?整件事可見雙方推諉責任,偶爾有人出來澄清或道歉。 「輿論」從來就不是公正的,尤其我們把輿論交給新聞業去生產。新聞業從哪裡找原料?國家機器、政治、經濟裡頭尋找可以形成輿論的成分,媒體必然是被經濟-政治利益所控制,「輿論」的物質和經濟成分,並不如我們想像的那麼偉大,它不是由我們口中說出來的。 「輿論」用來監視民主嗎?恐怕,我們是被監視的。我們把它交出來,任輿論在「媒介」上四處橫流、亂竄。 倒要看看此事落幕後,台灣人得到什麼? 一點點哀傷、聲嘶力竭後,再翻開八卦小報圖個快感。 電視台再開個談話節目,挖挖李雙全夫婦的私密事,討論人家夠不夠恩愛。老實說,干你屁事。 《人間》這份左翼刊物停刊很久了,陳映真也變成老左派了。不忍這本《人間》躺在二手書店,買了……。 不忘給它包上書套,穿上新衣,與書架上的徒子徒孫站在一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